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公司新闻 > 【欧洲寻访之波兰二】奥斯维辛的命运

【欧洲寻访之波兰二】奥斯维辛的命运

2013-11-26 18:09:26   德安杰


明天就要结束欧洲寻访了。15天的旅程,我的心情可以说是先扬后抑。从布拉格开始,越往后的旅程,随着这些地方历史的独特性,我的心情亦变得更加沉重。如果说捷克布拉格的伤痛来自被多次多国的占领,那么,波兰的伤痛更是致命的。今天在华沙,本来要通过微信与大家分享华沙之旅。但是,由于在阴沉的天气中,去到波兰旧都克拉科夫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一直沉浸在忧伤中的心情还没有走出来。所以,今天我想特地来写一写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写一写当年的波兰人民以及犹太人民的悲惨命运。

奥斯维辛集中营

在离克拉科夫八十公里处的奥斯维辛小镇,对于波兰来说,这是个不可回避、却又不能不触及的伤疤。因为这里记录了太多的伤痛和毁灭,且永世无法重生。我们唯有用纪念去怀念,用纪念去警示,用纪念来不让后人忘记这些历史。奥斯维辛,是人性泯灭的代名词,是世界第二次大战的警示录,是人类一切战争罪孽的根源体现。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在19404月,由纳粹德国党卫军领导人希姆莱下令建造的。1942年初,在纳粹德国高层通过“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后,犹太人大屠杀在各集中营开始展开。估计约有110万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超过九成遇害者都是犹太人。

走进大门,“劳动让人自由”的标语很醒目

奥斯维辛集中营由奥斯维辛、比克瑙、莫诺维茨3个大型营区和39个小型营地构成。奥斯维辛是最先建立的集中营,负责整个奥斯维辛地区全部集中营的管理工作。早期波兰境内的知识份子、苏联红军战俘和德国境内同性恋者及罪犯,很多在此遇害。

走进奥斯维辛集中营博物馆,就仿佛进入了死亡之门。这里处处充斥着死亡的气息,墙上那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照片,有刚死去的皮包骨头的男人、女人,他们赤身裸体,就像颤巍巍的小羊,垒成巨大的一堆。照片上那些被囚于此地的犹太人、罗姆人、吉普赛人,各种各样的年轻人、老年人、男人、女人,甚至带着安静平和眼神的儿童,他们的平均寿命只有三个月!现场极其朴素又癫狂的罪恶,无望的宿命,沉默的抗争,正像《辛德勒的名单》影片中出色的主题音乐,不需要聚焦细节,只需置身事外,缓慢镇定,用全人类的宏观大广角,用忧伤缓解哀伤。

照片中的焚尸炉

面对这些,我无法想象,当时的他们在面对死亡时的表情与心情。是恐惧?是不屈?还是麻木?他们在被迫搬运那些被处决的人的尸体的时候,是否会想到,明天很可能自己就会被抬着,皮被剥掉用来做油灯罩,毛发被削掉用来编毯子,然后扔进炉火中化成灰烬,甚至连油脂都被做成肥皂?

皮包骨头的女人、儿童

他们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死于毒气中、枪口下、酷刑中,他们是否绝望?他们是否还坚信,在这世界上还有人性和正义的存在?想到这些,寒意顿时起,遍布全身。在阴冷的天气中,让我瑟瑟发抖,第一次感到欧洲冬日的寒冷。

不知道现在的奥斯维辛,虽然已经战胜了战争和苦难,这里虽然已经重建、重生,但是在奥斯维辛人民的信念中,他们是否还相信有人性的存在?是否还相信世界的美好?

被迫行刑的难民

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我看到了人性之殇,陷入沉思。在我所知道的历史中,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罪证,远远不是第一个。在那些人吃人的战乱年代,那些千军万马手起刀落五马分尸的年代,历史上这些事件太多了!可是为什么我们没有选择去铭记这样的历史悲剧,却一而再地上演?

我记得在布拉格酷刑博物馆的时候,就曾讲到过,酷刑永远是即兴创作,它融合了人类只要不受制裁便会露出来的残暴本能。在布拉格酷刑博物馆,这些中世纪的刑具让人毛骨悚然,但是那毕竟还是人类历史演变过程中的一部分,是人类从野蛮到文明所经历的过程。然而,到了20世界的工业社会的人类,第一次、二次世界大战,依然看到纳粹德国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难道还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我一直说旅游是促进世界和平的最好的方式。今天我们通过旅游,见证了这些不堪回忆的历史,明天,我们要用我们的信念,为世界和平而努力。奥斯威辛集中营,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来,但我会永远铭记那些人性之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