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公司新闻 > 从“邵氏电影”看旅游产品创新

从“邵氏电影”看旅游产品创新

2014-01-07 17:31:03   德安杰


 

邵逸夫创立的“邵氏电影”雄霸香港影坛二十余载,用一部部经典影片,构筑起邵氏“电影帝国”,唤醒一代中国人的武侠精神,铭刻着时代记忆。

今天,邵逸夫辞世。让我们重回记忆,用回忆那些邵氏经典影片的方式,来悼念这位香港金像奖“世纪影坛成就大奖”的获得者。

邵氏电影非常注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与挖掘,其作品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与中国人情感的含蓄之美,表现得淋漓尽致,秉承中华文化传承了数千年文以载道的传统,伴随香港电影发挥着移风易俗、辅助教育、改造社会的作用。与此同时,1985年以来,邵逸夫还在中国大陆建立了3万多个教育公益项目,树立起慈善公益事业的典范。

邵逸夫经营邵氏兄弟电影公司近40年,也是中国旅游业从起步走向成熟的40年。电影对旅游产业,自始至终都表现出不俗的拉动效应。而通过邵氏电影,我们也可以找到中国旅游景区的类型,以及旅游品牌的营销密码。

 

 

类型片:黄梅调影片——博物馆、展览馆的经典之路

邵氏拍摄的《江山美人》、《貂禅》、《杨贵妃》、《王昭君》、《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力作,成为邵氏迈入辉煌的奠基石,每一部电影,都犹如一座中国历史博物馆。

博物馆、展览馆是指以特定收藏品或特定场址为展示内容的场馆。博物馆深藏着如同黄梅调影片一样的故事,不断地被人们翻新、包装和解读,让历史片段以崭新又怀旧的方式,诉说着千古传颂的佳话。

而当下的博物馆陷入一种表面的张力,成为了展览的形式,缺少了黄梅调影片背后故事的灵魂。在向西方主题化博物馆看齐的时候,还要解决如何讲解这个故事。每个故事的身后,都可以衍生出另一番如同电影的世界,或者由一部电影来展开的传说。

邵氏黄梅调影片的经典不只是电影的成功,也是我们学习如何传唱这些传奇的典范。学会邵氏的讲故事手法,即使古老的表现形式,也会获得广泛的认可,成就博物馆的经典。

 

 

功夫片——主题公园的逐势之路

功夫片是邵氏的拳头产品,远销欧美。香港阳刚武侠片潮流《大刺客》、《金燕子》、《独臂刀王》、《新独臂刀》、《双侠》;民初功夫片潮流《报仇》、《大决斗》、《马永贞》、《五虎将》;少林英雄片潮流《方世玉与洪熙官》、《少林英雄榜》、《少林寺》等都在当时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反响,有些成为绝世经典。纵观邵氏武侠片,我们会发现,追逐潮流趋势贯穿始终。

主题公园多以某一中心主题为基调或活动内容而兴建的旅游景区。如大型人造游览景区有美国的迪士尼乐园,我国北京的世界公园,深圳的世界之窗、欢乐谷,以观赏野生动物为活动内容的动物园、植物园、水族馆等。主题公园正是最追随潮流的而变化的功夫片,它们依托自己的文脉,进行着适应市场反应的变革,最终永葆青春,时也,势也!

 

 

风月片——山水人文的浪漫之路

众多风月片作品也可以看作是邵氏对旧中国市井生活的一个侧面反应,艺术成就是其他同类作品无可比拟的。其探索人性的感受与提供人本需求的表达,在《拈花惹草》、《一乐也》、《风月奇谭》、《长发姑娘》、《风花雪月》等作品中,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文化绽放。

山水人文包含了自然风景区和旅游度假区,这些旅游场所环境质量高、自然生态条件好、资源分布集中,有一定规模和范围的界限划定。它们所展现的是让人与生态亲近之感。人来于自然,也让人回归到自然的惬意之中。山水境界见证浪漫之路,激发人们最浪漫的情感联想,正如邵氏的风月片。

 

 

剧情片——历史建筑与遗迹的深邃之路

此类影片的涉及就较为广泛,如《后门》、《庙街皇后》、《成记茶楼》、《年轻人》、《城寨出来者》、《八十二家房客》等作品,对当时香港社会各个阶层地艺术写照,具有一定的现实批判价值和时代烙印。

历史建筑与遗迹同样是记录时代,它们把剧情深埋在一砖一瓦、一沙一砾之中,等待我们去挖掘与寻找,让人迷失的时候可以回望到过去,在那陈旧的故事、那旧时的悲伤、那残留的烙印中,接受“仁义礼智信”的洗礼。

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各种建筑物为主要游览内容而开发设立的旅游景区,需要保存那一份光阴的记忆与还原现实的能力,为了延续或是传承,那些不应该被尘土尘封的经验与价值。

 

 

电影与旅游,有着与生俱来创造营销奇迹的能力。通过电影植入了旅游景区、消费体验环境,使观众获得直观的影像感知,从而对旅游目的地产生巨大的带动效应。因此,影视植入营销成为时下热门的旅游目的地营销手段。

让我们跟随邵氏电影,游历中国大好河山,缅怀一代电影大师和公益大师所创造的经典。或许,这些经典作品,可以给我们一些创意的火花,让我们以电影的方式,来思考和理解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