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公司新闻 > 《大秦岭纪事》02跋:我眼中的大秦岭

《大秦岭纪事》02跋:我眼中的大秦岭

2014-05-06 17:30:24   德安杰


每次发现新奇,遇见感动,我便会对准焦距,快门按下,瞬间定格,此时让我产生无比的快感。所以,我喜欢摄影。
每张照片内涵的深浅,全在于欣赏照片的人,怎么去解读。
 
对于大秦岭,我是外乡人,不像寻访团队的其他人,有种身在其中的情感纠结。
我也不想陷入“华夏龙脉”纵深的历史文化,因为我的镜头只捕捉真实的现存,拍摄那些在刹那间能触动我的人、景、物。
 
在寻访大秦岭时,我把自己定位成普通游客,而不是刨根问底的文化学者。
对于普通游客而言,不关心某个地方文化厚重与否,也不会计较历史争议的偏差。
普通游客在乎的,只是旅行过程中的经历和体验感,是否超越了自己心灵的预期。
 
我相信,真正的文化不是空泛的说教,也不是停留于纸上的文字典籍。
真正的文化,应该表现在人的言谈举止上,活跃在人们生活的普通情景中。
印刷于书籍上的文化,是死文化;浸透于人身上的文化,才是活文化。
只有活着的文化,才能在我的照相机中跳跃律动,带给我心底的感动。
 
我眼中的大秦岭,不是它缔造了如何辉煌的历史,成就了多少英雄传奇。
而是在这座山脉中的人们,是否像它的山形走势一样,生活得龙腾虎跃。
因此,在我踏入大秦岭的那一刻起,就在寻访途中,探寻我内心的预期。
 
当我在炎帝陵看到老道士张志科表演武术时,我看到的是老秦人的尚武精神;
当我在红河谷看到隐居的画家胡云生时,我感受到的是关中大汉的热情豪爽;
当我在略阳江神庙看到唱民歌的导游时,我听到的是古羌族人民的智慧幽默;
当我在留坝张良庙看到马瑞萍的眼泪时,我明白了女摄影师逐梦的辛酸苦乐;
 
当我在岚皋南宫山看到导游清唱肉麻山歌时,我明白了秦巴山民的苦中作乐;
当我在户县草堂寺看到弟子伏地跪拜法师时,我明白了心怀信仰的谦卑求教;
当我在华山的步道看到负重疾行的挑山工时,我明白了华山精神的坚韧刚强;
当我在太白山之巅得到陌生人的出手相助时,我明白了共赴患难的温暖真情;
 
当我在石泉熨斗古镇看到孤守老屋的老妇时,我想到的是老人坚守故土的信仰;
当我在汉阴古堰梯田看到良田环绕的村落时,我想到的是移民重建家园的创造;
当我在洋县华阳古镇看到古色古香的街区时,我想到的是古傥骆道曾经的繁华;
当我在汉中石门水库看到褒斜道残留遗址时,我想到的是先辈疏通蜀道的艰险;
……
 
大秦岭,历史与现实在此完好地交融。
这里的人们,在这片温热的土地上,在生活的细节中,传承并演绎着古秦人、古蜀人、古巴人所开创的优秀文明,并在时代的变迁中,不断地充实和完善着各种文明的内涵和形态。这也是大秦岭山水的灵动,与秦岭子民智慧灵思的完美融合。
这就是我眼中的大秦岭,它是充满人间真情的当下,而不仅仅是开创中华文明本源的曾经。
当我寻访完那些更直观的文化遗存,我更愿意用更多的时间,去一座古镇古村落,一条古街,一片静谧的田园,呼吸袅袅炊烟,品尝粗茶淡饭,听趣闻闲传,与当地的人们一起生活。
没人比生活在大秦岭的人,更有资格解读秦岭。
游在大秦岭,不如活在大秦岭。
要不是这样,终南山也不会成为隐士的天堂。
本书入选的图片,多有不尽如人意之处。
由于多为抓拍,大多数人物无名无姓。
图片的文字,也是我个人的随感,大于人物故事本身。
在此,深表歉意。
对于大秦岭,若非亲身体验,不管以什么方式了解,都会不知奇趣深浅。
若不尽兴,即刻前往。
 
 
“大秦岭纪事”寻访团队 摄影师
胡军
2013年12月30日 于北京